屹立在雅遠的青石板臺階前,總給人以幾分濃濃的詩情或是一抹悠悠的畫意:
      是名傳遐邇的黃山峰巒;
      或是嵐煙飄渺的齊云巖壑;
      亦或是那新安江的清潭淺灘?
      自然環境如此悠雅,怎能讓我們的設計師在門頭設計上錯過“十里流泉五里峰,山樓收盡碧芙蓉”的概念呢?
      徽商素有"賈而好儒"之情懷,附庸文雅,而多以名書畫懸于廳堂房舍。有道是"堂前無字畫,不是舊人家”從而生動寫真了徽州民俗。
      歷史的日歷在不停地翻動,一頁、一頁、又一頁……300多個春夏秋冬,竟然在飄搖的風雨中不知不覺悄然而過。然后當崢嶸的歲月,均已成為滄桑的往事;風流的俊杰,都已化作淡漠的記憶……現代的徽商想要傳承祖輩那一派的風光歲月。于是找來一代代一個個的設計師,如同在竟技場上進行著永久的“接力”?;張刪馱謖獠幌⒌慕恿χ?,作著艱辛的前進和發展。然而,這么些年:來,“陣陣相因”者多,“師古不泥”者少。在設計論壇上能卓然成家,問心無愧者,能有幾何呢?
      象內的設計師以“力學、深思、守常、達變為旨”。“變”是他的觀念支柱。他對設計風格從來不迷古泥古,也從來不人云亦云,而是堅持具體分析,權衡取舍。
      在本案例中結合徽派建筑風格以黛瓦、粉壁、馬頭墻為表型特征,以磚雕、木雕、石雕為裝飾特色,以高宅、大廳為居家特點的同時,并將各種元素分解,重組。融入新的血液,新的蘊含,新的生機從而塑造出“設計到情神飄沒處,更無真相有真魂”。